水产行情

东躲西藏苦不堪言!这家水产市场为何打起“游击战”?

来源:风暴娱乐平台网 时间:2021-06-06 23:36 查看:1606/次

      五凤口高架边的一家水产市场,因为违规租赁场地,被地块代管单位——市交通产业集团勒令叫停的新闻。但事后有市民向记者提供了两段视频,以证明在所谓“取缔后”,半夜三更这家水产市场仍在正常经营,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
东躲西藏苦不堪言!这家水产市场为何打起“游击战”?


      场所所有方,市交通产业集团资产部的负责人表示,水产市场的设立,属于水产市场和第一承租人之间的私下行为,他们除了联合南山街道综合行政执法局,对水产市场内的硬化地面进行破除外,也顺带取缔了这家水产市场。

      镇江交通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资产运营部 负责人 孙文广:肯定不开了,怎么开的起来呢,场地都没有了,怎么开呢。我就是要开,也要经过招投标,我又没租给他,他私下行为,不是我的合法行为。第一他没通过我们合规的手续,第二他自己瞎捣鼓的。国有资产肯定是不允许的,他又把它硬化了,我们肯定要把它弄掉。

      市民提供的两段视频,分别拍摄于5月2日和5月13日。视频显示,本该被取缔的水产市场依然在正常营业。夜间三点左右,市场内灯火通明,车水马龙。对此情况,市交产集团表示,他们先前确实找到场地第一承租人,要求水产市场停止营业,但对方并未妥善落实处理。而他们并没有执法权也没有强制权,只能依靠政府相关的职能部门配合处理。对此,律师指出,作为场地代管单位和出租人,市交通产业集团应该依照承租合同至法院提起诉讼。


东躲西藏苦不堪言!这家水产市场为何打起“游击战”?


      律师 高磊:交投作为一个出租方,将土地租给符合条件的承租人,但是明确规定只能堆放砂石,而且不可以转租。在这个情况下,承租人违反了相关的招标合同的约定,很明显存在违约责任。胜诉之后,申请法院强制执行,将承租的土地恢复原状,不是说对方违约的情况下就没有办法,去追究对方的责任或者无可奈何。

      从法律上来看,事件权责划分非常明确,第一承租人违规转租,交产集团有义务追究其法律责任。另一方面,我们栏目也联系上了水产市场的负责人,市场方作为事件中最重要的当事方,他们的经历其实非常坎坷。据市场负责人介绍,他们做为一个自发形成的水产市场,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。期间场地更换了无数次,先是在花鸟市场外围区域,后搬迁到蒋乔街道,马路市场一直以来逃避不了“打游击”的命运。

      水产市场“游击化”的原因在哪?

      水产市场负责人 朱先生:我做水产市场已经20几年了,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安稳的市场,东躲西藏,今天在这个地方,明天在那个地方,政府始终执法我们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

      一直以来在该市场从事水产批发生意的市民张先生,也曾经响应政府有关部门的号召,从朱先生的水产市场,跑到市农批市场做生意。但几年之后,他还是跑了回来。



东躲西藏苦不堪言!这家水产市场为何打起“游击战”?


      水产批发商 张先生:我到农批做了4年,做了4年亏了4年。小贩子嫌路程远,他也不愿意过去,特别是电瓶车,他到那边就没电了,回来就不好骑。到那边还有房租、水电费、进场费,所有费用加起来蛮高的,做了给钱,不做也给钱。我们在老朱这边,想做了正常交费,如果不做了正常休息,休息就没有费用。

      张先生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全市一天水产消耗量在30吨左右,如果所有的小商小贩都跑到农批市场拿货,那么他们的成本肯定会增加,这账最后还待由消费者来买单。

      水产批发商 张先生:比如说我拿了多少鱼,到那边少了价格就不能卖,成本运营太高了。因为这边有竞争,这边经营户相当多,所以大家产生竞争,赚钱也卖,不赚钱也卖。所以说,最能得到实惠的还是老百姓,鱼的差价最少一块钱以上。

      大型的综合性市场,因为运营成本高,商贩们不愿意去。自发形成的市场不合法不合规,商贩们却愿意来。之所有出现这样的问题,水产市场的负责人朱先生坦言,这正是因为缺少一个位置适当的专业性水产市场导致。作为资深从业者,他一直期待水产市场能真正合规合法的经营下去。

      水产市场负责人 朱先生:如果政府做,对我们做水产市场,对老百姓大家都有好处,如果跟别的人别的市场做,不可能做这么好,我们讲实话。

      据记者调查了解,自发形成的“游击化”水产市场,远不止节目中这一家。不合规是肯定的,但要把它完全取缔也不容易。毕竟他们的体量放在这里,存在了这么多年,存在即合理,更何况还是备受市场检验的。堵是困难的,至于疏,其实政府相关部门也在推进这件事,比如市农批市场就专门开辟了一块区域,用以水产批发经营,但招来的商户不少都是外地的,水产商户里“游击部队”并没有来多少,这样的问题,解决真的还需时间。希望有关部门,能找到一条折中的处理方案,很好的解决这一长期存在的城市问题。